游于长野

天天向上

我曾经眼里只有你

好看好看

澍先生:

长安 | 长安城内,除夕之夜。鸟儿朝着夕阳落下的方向归巢,人潮在小巷深处渐渐褪去,西北偏北,长安城。(最后一张的横批是什么?)

这一刻什么也没有发生 可是我好幸福呀

就很气很难受

关于郑州我知道的不多 在火车上路过这城市

电灯照耀着满城的人家, 钞票带在我的衣袋里,就这样,两个人理直气壮地走在街上,穿过电车道,穿过扰嚷着的那条破街。

浑身没力气想安静,我居然没有勇气再发一些乱七八糟的情绪在我的QQ和微信。人一辈子总有孤单一个人的时候,不管是黑夜还是白天,我真的不在意。谁能陪我一辈子呢

今天周杰伦去了发小学校门口开演唱会。她知道我喜欢周杰伦,托了去看演唱会的老乡拍照录视频 说是要传给我。很羡慕在南通的小粉丝们。更想念发小。过年回家见

现汉下课途中老师放了王菲的匆匆那年,想到高中课外活动电台频繁出现这首歌。很想念

扒火车1

我本善走:




 


扒火车1


 


昨晚开始下雨,从茶室到地铁站,空白得一无所知,这是一条我从未涉足过的街道,而我知道,将再也无法踏入同一条街道。我们开始谈论中国的茶叶、白话文运动、不同地域佛的塑像、日本的枯山水,以及岛屿、宇宙、心灵的奇异运行,用一种陌生的语言去构建世界,世界就会变得琐碎和无意识。我显得有些自言自语,还大概有些落寞,像个误打误撞闯入异乡的年轻人。她将手搭在桌沿上,观察我,就像是在观察中国。


 


有时候你只知道有一辆火车,却不知道它通向哪里,会遇到谁,发生什么奇怪的交谈,做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,你怀疑你的写作对象,你的时间,你所做任何事情的意义,你惧怕衰落,身体的、社会的,你为每一种不确定性而焦虑,你正在花费太多时间去向他人解释,解释,解释,你甚至怀疑,你经过的那一个一个站点是否都真实,足够值得一提,或者说,是否有必要用语言的这种方式,我们有太多的事项去削弱我们的感官,直到我们变作社交软件上的一个符号。


 


我需要一种自然而然的生活,随遇而安,就像喝茶,去旅行,和漫无目的地忧郁,像个少年,通常对芜杂的世界,只有一种答案。


 


首尔驿(서울역)